Hush Hush

<The Only Unbearable Thing Is That Nothins Is Umbearable.>

「如梦如幻月,若即若离花」

   
    曾嘱咐自己万分小心,不要跌进你的泥沼,不曾想还是要再摔一跤。万事可忘,哪有那么容易?总以为放得下,过得去,梦里百转千回却还是奔着你。
   
    好恨。
    不知是恨你忘性大,还是恨自己不甘心。

    “但凡不明白的,不问,没有损失。”这话多可笑,不问,就不知道吗?何必骗自己。
    美貌是伎俩,温柔是把戏,恩恩怨怨,一场急雨。不过是做戏,有什么难?不如奉陪到底。

    原先说,爱你这仗怕是输了,事到如今可未必。还没到最后谈何输赢?就算输了,做艳鬼也缠死你。

    “她不爱你由自可,不幸她爱上你,你别想逃出升天。”
   
    蓦地想起聂鲁达的诗:“如果你把我推离你的生活 / 你会死 / 即使还活着 / 你会一直如行尸 幻影 / 在地上走动没有我为伴。”
    爱你的时候,我就是这样恶。
    最恶的时候,也最可爱。
    是你让我变坏了,你难辞其咎。

他是个相信风水命理的人.

     你本就是一只无脚鸟,飞啊飞啊,失了行迹,随了轻风.
     你为自己而生,为自己而去.

     林夕说,他痛悔自己写那么晦暗的歌词,如果可以在字里行间多一点阳光,哥哥是不是可以少一点寂寞.

     张柏芝说,哥哥把护身符给了她,如果当时自己执意不肯收,是不是他就可以不死.

     你看自然界里那些魅惑又孤傲的生物,无一不是带着毒或者转瞬即逝的悲.

     一年一年,时光渐行渐远,传奇演变成传说.姓名犹在,音容尚存,他是独一无二的.他的名字从没被淡忘.

     东邪西毒的修复版在2009年上映,王家卫身旁有一个空位,应该是给张国荣的.墨镜后,他满目含泪.同年,香港音乐金针奖追颁给了陈百强,对香港辉煌年代的致敬再无死角.之后,暌违多年的王菲开唱了,息影已久的王祖贤露面了,"永远二十五岁"的谭校长又发片了.

     林夕依旧写着词,却再也难觅知音了.

     他经过了多少人的似水年华,驻留在那个尚未完全腐坏的光景.

    

     "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.逝水如斯,而不舍昼夜,人生无常.唯独爱有永恒,让我们继续宠爱张国荣."

真的无法接受喜欢不算在热度里这个设定

推荐居然...不算在热度里吗.....[绝望